宋仁宗立太子足足拖了四十年之久,他在四十年間都做了什么事情

四十八史
2019年12月06日 16:27:04

太子對于古代的一個王朝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因為有了太子,那么當皇帝死后,不管是壽終正寢還是意外死亡,整個國家也不會會陷入混亂,群龍無首,因為大家知道應該怎么樣去做,就不會手忙腳亂??墒菤v史上也不是所有的皇帝,在當上皇帝之后,馬上就立太子了,比如宋仁宗,他足足拖了四十年的時間才終于立下太子。為什么會拖了這么久,他這四十年都干什么去了?

在帝制時代,皇位繼承人的確立,事關皇權的傳承、國本的鞏固,所以,每當新皇帝上臺后,通常都要把立儲——選定太子的事兒納入首要議事日程。但北宋仁宗皇帝趙禎似乎是一個例外,而且是一個很特殊的例外——他于乾興元年(1022)二月即皇帝位,到嘉佑七年(1062)八月,歷經四十年才確立太子,時間跨度之長,真可謂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。

宋仁宗曾有過三個兒子:長子楊王趙昉,次子雍王趙昕,三子荊王趙曦,皆早亡。他之所以遲遲不立太子,沒有兒子應該是一個主要原因。不難想象,作為一個萬民臣服、擁有四海的皇帝,啥都不缺,缺的就是兒子——若大的家業沒人繼承,放在誰身上誰不著急?宋仁宗肯定著急。至和二年(1055年)初,46歲的宋仁宗得了一場大病,病的不輕。他的病是不是與立儲有關,只能留待博學的君子考證了?;实鄄〕蛇@樣,接班人的位子還空著,一旦山陵崩了怎么辦?一些大臣沉不住氣了。

最先找宋仁宗談這件事,希望把太子定下來的是宰相文彥博。病中的宋仁宗同意了。文彥博和宋仁宗都談了什么,我們不得而知,我們只知道的是,如果按照文彥博的建議在這個時候確立太子,這個太子肯定不是宋仁宗的親兒子。那么,這個人是誰呢?這個人就是宋仁宗的侄子宗實,即后來的宋英宗皇帝?!端问芳o事本末》卷三十四《英宗之立》有這樣一段記述:

仁宗景佑二年春二月,育宗室子宗實于宮中。宗實,太宗之曾孫,商王元份之孫,江寧節度使允讓之子也。帝未有儲嗣,取入宮,命皇后撫鞠之,生四年矣。

也就是說,因為自己的兒子早亡,宋仁宗把自己的侄子宗實接進宮里,當兒子養,希望他將來接自己的班。宋仁宗即位的時候,是乾興元年(1022年)二月,那時候宋仁宗十二歲,把侄子宗實接進宮里的時候,是景佑二年(1035年)二月,宋仁宗應該是二十五歲。在這樣的歲數——正是一個人生育年齡最好的時候,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,顯然在立儲的問題上,宋仁宗是有兩手打算的。不過,他最希望的還是這期間自己能生一個兒子,狗皮貼不到羊身上?;蛟S正因為這樣的心理,宋仁宗病好了以后,便把立儲的事兒撂下了。

也就是說,因為自己的兒子早亡,宋仁宗把自己的侄子宗實接進宮里,當兒子養,希望他將來接自己的班。宋仁宗即位的時候,是乾興元年(1022年)二月,那時候宋仁宗十二歲,把侄子宗實接進宮里的時候,是景佑二年(1035年)二月,宋仁宗應該是二十五歲。在這樣的歲數——正是一個人生育年齡最好的時候,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,顯然在立儲的問題上,宋仁宗是有兩手打算的。不過,他最希望的還是這期間自己能生一個兒子,狗皮貼不到羊身上?;蛟S正因為這樣的心理,宋仁宗病好了以后,便把立儲的事兒撂下了。

皇帝說話不算數,如此食言,惹急了一個大臣,他就是知諫院范鎮。知諫院是個什么官呢?宋制,諫院是負責規諫諷諭的機構,其長官稱為知諫院。范鎮認為關于建儲的事兒自己給皇帝提建議正對口。于是,在嘉佑元年(1056年)的五月,理直氣壯地給宋仁宗上了一道疏,奮然說道:“天下事尚有大于此(立儲)者乎!”并三次覲見陳述自己的觀點,以至于痛哭流涕。宋仁宗也很感動,但就是不松口,并以委婉的語言安慰范鎮說:“朕知卿忠,卿言是也。當更俟二三年。”宋仁宗為什么說要等個二三年再立太子呢?他還是希望能生個兒子,把自己的位子傳給兒子。

這樣又過了兩年,嘉佑三年(1058年)六月,剛剛就任宰相的韓琦向宋仁宗又提起立儲的事兒,說的很坦率、很直接:“陛下何不擇宗室之賢,以為宗廟、社稷計?”意思是,你沒有兒子可立,就在宗室子侄里選一個嘛。但宋仁宗回答的更坦率、更直接:“后宮將有就館者,姑待之。”就是說,后宮妃子馬上就要有生孩子的了,看看生啥再說。這分明告訴韓琦,宗室子侄再賢,也比不上親生的呀。

但宋仁宗似乎命里注定沒兒子的命,后宮生的偏偏是個女兒。按理說,這回他該聽大臣們的勸說,把立太子的事兒拿到桌面上了吧,可宋仁宗還是拖著不辦。這時候,剛剛擔任御史中丞(相當于監察部部長)的包拯也出來說話了:“東宮虛位日久,天下以為憂。夫萬物皆有根本,而太子者,天下之根本也,根本不立,禍孰大焉!”說的義正言辭。但任憑你樹梢怎么搖晃,樹根就是不動彈。宋仁宗對包拯這樣說道:“徐當議之。”一句話把包拯打發了。

宋仁宗“出爾反爾”的這種態度,盡管叫人摸不著頭腦,但給人的感覺似乎有兩點:一是他想把皇位傳給自己的兒子,但眼目前沒有,只能等有了再說,這就需要時間;二是他不想把皇位傳給宗室子侄,但大臣們又總給他施加壓力,所以,他只能拖得一時是一時。然而,宋仁宗盼兒子想傳位給兒子,固然是事實,但在這個過程中,宋仁宗也不是不想立宗室子侄為太子,這一點也同樣是事實。說宋仁宗只想把皇位留給自己的兒子,不想傳給自己宗室子侄,顯然站不住腳。

那么,宋仁宗為什么終于確立了自己的侄子宗實為太子了呢?我認為原因主要有兩個:一個是盼了四十年,宋仁宗始終也沒有盼來一個兒子,只好認命,只能退而求其次;再一個就是宗實的父親——汝南王趙允讓已死,宋仁宗認為宗實能實心實意給自己當兒子;趙允讓死的時間是嘉佑四年,嘉佑七年其子宗實就被立為太子,僅僅相隔三年的時間,聯系宋仁宗在建儲問題上的種種顧慮,我以為,這不說是問題的關鍵,也絕非偶然吧?

免責聲明:凡未注明原創的內容均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Copyright © 48H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四十八史 版權所有

魯ICP備18030091號-2

返回頂部 關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
gv天堂gv无码男同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