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邦初起兵就差點被滅,不是秦軍而是親密戰友

敘史
四十八史
2022年04月20日 11:06:11

劉邦起兵之后,第一要務是攻城略地建立根據地,以獲取錢糧和兵員。一攻胡陵不下,劉邦審時度勢,退兵豐邑。在豐邑大敗泗水郡監平之后,劉邦趁勝追擊,泗水郡監平逃往胡陵,退進城中。劉邦復又追到胡陵城下,再次形成了圍攻胡陵之勢。這一次劉邦沒有像上一次那樣使蠻力攻城,而是借戰勝之威,派人入城勸降。派去的使者是蕭何夏侯嬰。

劉邦初起兵就差點被滅,不是秦軍而是親密戰友

夏侯嬰是沛縣衙門管養馬駕車的衙役,后來通過考試當了縣吏。劉邦做泗水亭長時,夏侯嬰每次駕車接送沛縣衙門的客人路過泗水亭,都要與劉邦小敘(汝陰侯夏侯嬰,沛人也。為沛廄司御。每送使客還,過沛泗上亭,與高祖語,未嘗不移日也。嬰已而試補縣吏,與高祖相愛)。劉邦派夏侯嬰與蕭何一同進胡陵勸降泗水郡監,應該是蕭何主使,夏侯嬰副使兼駕車馭手。

劉邦初起兵就差點被滅,不是秦軍而是親密戰友

泗水郡監曾經十分賞識蕭何,要把他提拔推薦到中央工作。即使這個名叫平的郡監不是當年那人,蕭何畢竟在郡里工作過,應該有熟人不陌生。蕭何與夏侯嬰冒著生命危險進胡陵城,果然不辱使命說下郡監平。平以胡陵城投降劉邦(嬰與蕭何降泗水監平,平以胡陵降)。劉邦占領胡陵,立刻兵進薛城去攻打泗水郡守壯。不知道這其中是不是使了詐謀,比如叫郡監平帶路等,劉邦輕松攻入薛城擊敗郡守壯??な貕严蚱莩菙⊥?,劉邦部將曹無傷率軍猛追,斬泗水郡守壯于戚邑(引兵之薛。泗川守壯敗于薛,走至戚,沛公左司馬得泗川守壯,殺之)。至此,劉邦起兵旗開得勝,只兩個月的時間,已經基本解除了秦國在泗水郡的軍事力量,占領了眾多城池,擁有了充足的錢糧和兵員的保障。

劉邦初起兵就差點被滅,不是秦軍而是親密戰友

此時劉邦身邊的武將曹無傷、曹參、呂毆、周勃、樊噲、周定、周緤、孫赤等,文臣有蕭何、夏侯嬰、任敖等。兩攻胡陵一退一進,勸降郡監平和突襲斬郡守壯,所有這一切都表明,從一開始,劉邦軍事集團就擁有審時度勢隨機應變的謀臣,和強攻克敵的武將,革命勢頭很好。

可是,正當劉邦要以泗水郡作為根據地,去實現自己突然辭官落草定下的人生夢想時,新的敵人來了。這個敵人不是秦軍,不是章邯,而是造反軍的同志和劉邦的戰友。同志和戰友狠狠地捅了劉邦一刀,致使劉邦前功盡棄,初起的革命事業一跌而入低谷,險象環生,甚至生死不保。

劉邦初起兵就差點被滅,不是秦軍而是親密戰友

秦二世二年十一月,陳涉魏國人周市來占領泗水郡,周市一通威逼利誘,負責為劉邦守豐邑的雍齒立刻投降了周市,把劉邦一家老小都捂在了里面(雍齒沛公,以豐降魏)。劉邦聞報大怒,立刻率軍離開胡陵、薛城,回攻豐邑。豈料這一攻竟然以失敗告終。劉邦一氣,大病一場。想想沛縣城再不能有失,只得退回沛縣城固守(沛公引兵攻豐,不能取。沛公病,還之沛)。

劉邦初起兵就差點被滅,不是秦軍而是親密戰友

此時魏國的王族寧陵侯魏咎從陳涉處返回魏地,自立為魏王。泗水郡當年屬魏國,官紳百姓反秦者,一百多年形成的奴性,自然是覺得效忠魏王名正言順。對比劉邦小亭長,魏咎是魏王的叔父,那才是正根。秦末戰亂,不是什么農民起義,而是劉國貴族的復辟戰爭。陳涉也不是什么農民,而是六國被打敗的舊軍吏陳勝吳廣起義,起而無義。劉邦師出無名,名不正事不順,忙活半天剛剛建立起來的根據地,頃刻間土崩瓦解。如果不能盡快地奪回豐邑,嚴懲叛徒,妻兒老小事小,手下人傍大樹歸正根必然一哄而散,甚至砍了劉邦的腦袋去請功也未必。劉邦必須立刻采取行動,一刻也不能遲緩。

免責聲明:凡未注明原創的內容均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Copyright © 48H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四十八史 版權所有

魯ICP備18030091號-2

返回頂部 關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
gv天堂gv无码男同在线观看